如陌轻言

我只想静静地躺着了……

《灵契》一日游

原本写的一篇说漏嘴了……所以再加一篇灵契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好吧,其实是我本人觉得有惊喜的礼物才算是生日礼物,所以干脆再补了一篇,希望会喜欢吧。

以下擅自插进了一些人物,虽然有灵契里面的人,但是ooc貌似有些严重,所以就不占tag了。

一座古雅的屋子里,一个长相妖媚的女子看着眼前身着白色衬衫的女孩,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
“那么,美丽的小姐,你自己找到这里,是要实现什么愿望?”
“一个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机会,送我和我的朋友到《灵契》中端木熙和杨敬华的身边与他们相处一天。”清妍无视面前女子无意间透出的魅惑气息。
“嗯,看来还挺了解‘缘之间’的,那肯定知道所要付出的代价了吧?”
“知道,我用这个代替,足够了吧。”清妍拿出一个水滴状的项链,里面有一根小小的白色翎羽。
“够了,你要进去的时候带你朋友一起过来,等你们从那边回来后便将这翎羽给我。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人握了下手后,清妍便离开了。
7月3号,清妍成功在去一家KTV的路上拐到了人,拐人的理由……和端木熙杨敬华相处的一日游还不够吗?
“你确定可以?不会是被什么非法组织骗了吧?”
“真的,我骗你干嘛。”清妍在第N次向好友寂遥解释自己没有骗她也没有被非法组织欺骗后,终于来到了“缘之间”的门口。
“对了,里面有个长得很漂亮很魅惑人心的狐狸,你别看她,小心出糗。”清妍手放在门把上忽然想起什么转头提醒了下寂遥。
“狐狸精?”
“哈哈哈,小妹妹,我是狐仙,可不是狐狸精哦。”一道带着些许魅惑的声音从屋内传出,缘之间的门未等清妍去推便自动从内打开。
“琪。”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成功止住了所谓的狐仙的恶作剧。
“好吧好吧,听你的,不逗她们了。进来吧,我带你们去。”
听到女子的声音,清妍便朝屋内走去,走了两步发现人没跟上来,便倒回去牵起寂遥的手带她进去。
“怕什么,要真是骗子,我们也没带钱啊,再说了,你不是说你练过跆拳道吗?真有事我等着你英雄救美。”
“……你又不美。”寂遥有些无语地看着拉着自己走的清妍。
“寂遥,你真不可爱。”
“谢谢夸奖。”
“……”

“到了,进去就是了,时间到了或者你们遭遇到危及生命的攻击时会自动传送回来。”女子在一扇门前停住,告诉她们后便自己离开了。
女子离开后,清妍和寂遥看了对方一眼,便打开门一起走了进去。
一阵强光让两人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双眼,等再睁开时,便到了一座豪华大宅门前。
“妍妍,你说我们直接进去会不会被扔出来?”寂遥咽了口水看向身边有些淡定的清妍,“佩服你能这么淡定。”
“……其实,我只是被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来到所谓的端木家不能表现得太丢脸而已。”
“好吧,我们还是赶紧想办法进去吧,不然一会时间就过了。”
“刚刚谁怀疑我被骗了来着?”清妍上前敲了敲门,等人开门的过程中不忘再提醒一下之前某人怀疑自己被骗的事。
“反正……反正不是我。”寂遥双眼乱瞄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清妍。
“哦?那是谁?”
“……你怎么那么记仇啊……”
“你才知道啊。”
“……”

“两位贵客好,我是端木家的管家端木寺明,现由我带两位去前厅给两位接风。”
“有劳了。”清妍拍了下寂遥的肩膀将人的神拉了回来,然后和她一起跟着端木寺明去前厅。
所谓的接风,便是与他们一起在前厅吃饭,然后给她们介绍了下端木家的一些人和对她们的到来表示了欢迎而已,不过由于两人都看过《灵契》,所以对于里面的人物还是比较熟悉的,经人一介绍便马上将人记住了。
也不知道“缘之间”是怎么处理的,清妍和寂遥是以贵宾的身份在端木家停留一天,却无人问起她们的个人信息,而且……她们两个还可以在端木家自由行走。
清妍和寂遥逛着端木家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从后山走过来的一个黑色身影。
“是杨敬华。”
“走,过去看看。”
两人向着杨敬华的方向一路跟了过去,到了他进入的屋子外便停下了脚步偷听。
“回来了。”
“嗯,那红毛狐狸太狠了,本来用落月能打得过他,结果他说落月不一定永远在我手中,要我赤手空拳和他打,还不能用灵力,所以被他单方面凌虐了。”
“他是妖,肉搏打不过很正常。”
“我也知道,就是莫名不爽,等我努力练习,总有一天大爷我不用落月也能把他干趴下。”
“还疼吗?”端木熙摸了摸因时间到了变回蓝衣状态的杨敬华。
“不,不疼了,所以不需要治疗……”杨敬华看着端木熙的样子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脸上微微泛红。
“噗,所以说,原本就是熙华?”寂遥看着杨敬华的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声。
“诶?你们是谁啊?怎么会在这?”杨敬华听到笑声看了过去,看到两个女孩子站在门口有些尴尬,也不知道她们听到了多少。
“咳,我们是来端木家做客的,嗯……来一睹端木家的大家风采。”清妍顿了下,想出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那你们和端木慢慢聊,我先出去了。”
“诶,杨敬华,别急着走啊。”看着杨敬华要走寂遥赶紧追了上去,相交于只对杨敬华“好说话”的端木熙,寂遥更愿意和杨敬华聊天。
“遥,你先和杨敬华出去,我和端木熙聊几句话,一会就出去找你们。”
寂遥听了便和杨敬华一起走了,将空间留给了清妍和端木熙。
“我和端木怎么可能,就算有也该是华熙而不是熙华。”等清妍和端木熙聊完找到寂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杨敬华炸毛跳起来的样子。
“你和他聊了什么?”
“噗,也没什么,只不过说了下我们那边以他两为原型写了东西,还有给他介绍了下所谓gay的意思和华熙、熙华而已。”
“……”拥有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好友她能怎么办?清妍无奈地看了眼寂遥,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
其实说了也没什么,反正她们离开后这里所有人对于她们的相关记忆也会慢慢消退,仿佛她们从未出现过一样。
“要不要去做个蛋糕?”清妍拍了拍寂遥打断了她对杨敬华的荼毒。
“要在这里做蛋糕吃吗?”
“嗯,刚好这个世界今天也是端木熙的生日,可以让你和男神一起过个生日。”
“你怎么会知道端木熙的生日,你是谁。”听到清妍说今天是端木熙的生日,杨敬华不由有些戒备。
能知道端木熙的生日的人只有寥寥几个,她知道端木的生日,若是……
“哎呀,你怕什么,忘记我刚才说的我们家里的事了?”许是看到杨敬华对清妍的态度有些生气,寂遥拍杨敬华的时候不自觉地加大了几分力气,杨敬华一时不查被拍得踉跄了下。
“影灵保护自己的阳冥司时的本能反应而已,没事的。”
杨敬华听到清妍的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们要做蛋糕的话,我带你们去厨房吧。”正好也顺便给端木熙做个蛋糕庆祝下,今年的还多了两人,他应该会高兴吧。
厨房里,杨敬华撤走一堆下人后便和清妍寂遥两人在厨房中忙碌起来了。
“这够甜了吗?再加些糖吧,端木喜欢吃甜的。”
“你加那么多糖确定还能吃吗?”
“怎么不能吃,去年我加的糖比现在多了很多端木还不是一样吃完了。”
“那是端木他疼你不想让你难过硬着头皮吃下去的。”
“你,你嫉妒啊。”
“嫉妒什么?你卖身免费给人家打工后人家才对你这么好,我不卖身就有人对我这么好了,对吧妍妍。”
“嗯?你说什么?”
“我做的东西成什么样子你都会吃下去的吧。”
“不,难吃难看的我拒绝。”清妍果断避开了寂遥的坑。
“哈哈哈哈,寂遥,打脸了吧。”杨敬华听到清妍的回答,夸张地叉腰在一旁笑寂遥。
“你不爱我了妍妍。”寂遥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看着清妍,一边的杨敬华一时间也被她的演技折服了。
“小遥遥乖,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别浪费食材。”清妍拍拍寂遥的脑袋无视她脸上装出来的委屈可怜,对于她的这个表情,只能说看到的次数太多已经开始免疫了。
寂遥见清妍不上当,气呼呼地拍开她的手继续做蛋糕。
清妍看着赌气一般跑到一边独自准备蛋糕材料的寂遥,无声地笑了。
“杨敬华,加太多糖会变成苦味的。”看着还在往面粉中倒糖的杨敬华,清妍赶紧伸手阻止了。
“真的?”
“不信你尝尝。”
清妍刚说完便看到杨敬华将少许面粉放到嘴巴了尝了下,然后直接吐了出来找水喝,喝完默默将面粉全部倒掉。
“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做吧,遥也是今天生日。”
“好啊,那我们把蛋糕做大一点,寂遥要过来一起吗?”
“要!”
……
经过一下午的折腾,他们三人总算做了一个三人都满意的蛋糕,因为蛋糕比较大,不好直接拿到端木熙的房间,便和端木家的人说要替寂遥庆祝生日申请了个客房,然后婉拒了一起参加的暗示,最后在场的仅有端木熙、杨敬华、寂遥和清妍四人而已。
在寂遥和端木熙一起对着蛋糕许完愿后四人吃了几块蛋糕便开始了蛋糕大作战。
一开始是杨敬华将蛋糕抹在端木熙和寂遥脸上,然后是寂遥以牙还牙抹了杨敬华一脸然后看着端木熙不敢去抹转身跑去抹清妍脸上了。
清妍开始还拿着手机不时拍些照片,后来被抹多了自动加入了他们一起疯玩。
闹够之后,四人各自整理好自己,清妍和寂遥也差不多到了可以回去的时间。
清妍和寂遥回去的时间只告诉了端木熙和杨敬华,所以来送她们离开的只有这两人。
“寂遥,生日快乐。”端木熙将一锦盒递给寂遥,寂遥愣了下便接了过去,道了声谢后便和杨敬华挥手告别了,而清妍递给端木熙一封信后便和寂遥一起向外面走去了。
直到清妍和寂遥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端木熙才打开清妍给她的信。
“有时候,独自存留在世间反而是种痛苦,所以,还是让杨敬华自己做出选择吧。既然时间不长,那便好好珍惜与眼前之人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吧。生日快乐,端木熙。”
在端木熙看完之后,纸上的字慢慢消失,当纸张全部消失不见时,杨敬华疑惑地看着端木熙。
“我们怎么在这里?”
“没事,走吧,我们回去。”
而另一边,寂遥把玩着手中的锦盒有些纳闷,不是说不能带出里面的东西?早知道能带出来她就多带几样做纪念了……
“那个是我带进去的,所以能带出来。”
“好吧,我拆开看看有什么。”寂遥兴致匆匆地拆开了,发现里面是一副书法,上面用艺术字写着对寂遥的生日祝贺,落款处写了端木熙和杨敬华的名字。
“谢了。”寂遥向清妍杨了杨手中的书画。
“那你还要再感谢一下,我这里拍了很多端木家主宅以及端木熙和杨敬华的照片。”

最后忽然发现,貌似我这个和灵契不怎么沾边😂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