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陌轻言

我只想静静地躺着了……

镜像双生

被吵醒后实在睡不着,想起这个还差点就完了就赶紧补完,免得又是无限期延后。
借用了看过的一部电影的格式,后面写着写着貌似就有点歪楼了,别介意。

人来个这个世上的时候如同一张白纸,不懂是非与黑白。
白雨昕和白雨汐是双生姐妹,却是两种极端不同的性格。
“您好,听说你能帮人解决心理任何问题,所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好,你说。”
“……”

一片灯红酒绿之中,萧枫照着白雨昕的描述找到了她所谓的双生妹妹白雨汐。
如果说白雨昕像是冬日中的暖阳能温暖人心,那白雨汐就是夏日中那抹不输于艳阳的火红的带刺玫瑰。
此刻的白雨汐正在舞台上纵情歌唱,有人上去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后,她瞄了一眼萧枫的方向,然后扔下话筒潇洒地从舞台上跳了下去往萧枫的方向走去。
“帅哥,听说你找我。”白雨汐勾起萧枫的下巴,语气轻挑地开口。
“你都是这么对待陌生男性的吗?”萧枫略微有些不悦地皱眉,刚想拍来白雨汐的手却被她有预知般提前躲开了。
“不啊,我只对长得帅的男性这样,怎么,难道你找我,不是因为……”白雨汐顿了下,用手朝人抛了个飞吻调皮地眨了下眼睛方继续开口,“看上了我的美貌?”
“你就不能正常点说话?”
“正常点?我这挺正常的啊,帅哥,你这是第一次来这里还不习惯这里吧。”
“你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这样吗?”白雨汐稍微做正了身子,摆出一副淑女的样子。
萧枫看着这样的白雨汐,恍然间仿佛看到了白天那和如暖阳般让人感到温暖的白雨昕。
“果然,你是她让你来找我的,回去吧,告诉她,我没什么好说的。”看着他的神情,白雨汐知道自己猜对了他找自己的原因。
“你好,我是心理咨询师,我想和你聊聊。刚才听你说她?那你现在是叫她一声姐姐都不肯了吗?你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姐姐很担心你?”
“……我说过,想要我回去,除非她先改变她自己。”
“改变?变得和你一样,追究别人的错,不反思自己?”
“她就是这么和你说我的吗?说我之前,还不如先说说她,从小到大,她将所有不好和不对都归于自己做得不够,像以前,有同学故意将她的作业拿出来,她还为对方找借口,找不到便说是因为自己什么时候无意间做了什么事让人家讨厌了人家才会记到现在,有这样的人吗?”一说起自己的姐姐白雨昕,白雨汐便是满满的火气,“所以若要做什么心理咨询的话,你去给她做,心理有问题的是她不是我。”
聊了几句之后,萧枫和白雨汐不欢而散,第二天,白雨昕再次来到了萧枫的办公室。
“怎么样了?”
“你妹妹说让我先给你做心理咨询。”
白雨昕听到萧枫的话,眼中的落寞一闪而过,轻轻用手将耳边的长发别到耳后。
“好,那你给我做心理咨询吧。”
“真要做?”
“既然她这么要求,那就做吧。”
“你觉得自己的心态有问题吗?”
“或许……有吧。”
“为什么?”
“因为我在乎别人的意见大于自己的。”
“如果有人骂你,你会怎么做?理由是什么?”
“不会怎么做,骂我估计是因为我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或者什么地方和我相似的人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所以他才会骂我,他骂出来了,气应该就能消得差不多了,我没什么,反正……被骂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

白天和白雨昕聊完后,到了晚上,萧枫便找白雨汐继续聊了,因为白雨昕白天已经做了心理咨询,所以晚上的时候白雨汐并没有躲,萧枫问了她白天和白雨昕一样的问题。
而白雨汐的回答却和白雨昕的截然相反。
“骂我,当然是直接骂回去啊,我什么事都没做凭什么当他的出气包,他神经病乱骂人,可不代表我也是好欺负的,我又不是白雨昕那个蠢蛋。”
“……”

“若是有一天,有人想谋害你的性命,你会怎么做?”
“我会先了解情况,尽可能化干戈为玉帛。”

“想要我的命?可以啊,看看谁先取走谁的。”

多日来分别找姐妹两人给她们做心理咨询,萧枫发现,心理有问题的,不是这两姐妹中的一个,而是两个都有问题,一个想法太过美好,遇事可以说是有些懦弱,所以的错归于自己,可是这个世上哪有人会那么完美,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另外一个想法太过偏激,做事执拗,同时有些傲慢与阴暗,无人招惹还好,有人招惹,一点点事就能点燃她所有的火气。
这两人的性格,若是能糅合在一起就好了,等等,糅合在一起?
萧枫似是想到了什么,查了一些资料后慢慢制定了计划。
经过萧枫的努力,姐妹两人答应见面,他先去找了白雨昕,将她带到一个房间里。
“你不是说汐在这里等我吗?”
“她不是来了吗?你看。”萧枫指着墙上的镜子说。
“这明明是……”白雨昕指着镜子想说那明明是自己的镜像,看到镜中人的时候,忽然说不出口。
“雨昕,或者说雨汐,其实,两个人都是你自己吧。”
“不是……”
“闭嘴!”
镜面前原本看起来温和的雨昕身上的气势瞬间改变,她充满攻击性地看向萧枫。
“你知道的太多了。”
“那雨汐你现在是想灭口吗?”
“所以你乖乖的不要反抗好吗?”白雨汐无视镜中与她相同模样的人拍打镜面的样子,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萧枫。
“你看,白雨昕那么好,近乎完美,你消失的话她就会忘记现在的这件事了,然后继续像傻子一样为别人着想。”
“可是她不开心,因为你的存在。”
“……”
“因为你的存在,所以虽然她不知道,但也一直在无形中拒绝与别人过于亲密,以至于她一直都是一个人,非常孤单。”
“孤单?怎么可能,我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她,看着她的难过和委屈,陪着她度过所有开心的不开心的时光。”
“可是你也算是她,本就一体,再多的陪伴,其实也是有些孤单的。”
“够了。”
“最后一个问题,同时问你们两个,如果,你们之间只能留下一个人,那么,你们自己希望谁留下?”
“她。”
“她。”
两人难得有一个问题的答案一样,却是对方留去问题。

“滴。”
从远处传来的一声钟响传入三人耳中,三人同时朝门外看去,映入眼帘的紫色让三人的意识渐渐模糊。
“早安。”
“早安,做什么美梦了笑那么开心?”
“唔……我梦到了雨昕和雨汐,还有萧枫,梦中的昕和汐好漂亮啊,还有萧枫超帅的。”
“收起你花痴的表情。”
“不要,我拒绝,你说为什么明明昕和汐都是我,为什么梦中她们那么……漂亮,我却没她们一半的美貌?”
“你也说了,是梦中。”
“你顺着我一次会死啊。”
“不会,但是会难受,我从不委屈自己。”
“……”
“再次见到以前的自己,什么感觉?”
“感觉的话……怀念吧,虽然是虚拟人物,但是好歹陪了我很长的时间。”
“看来你以前真的很孤单。”
“还好吧,不是有句话说,每个人都是个孤单的小孩吗?”
“以前孤单没事,现在到以后,本姑娘陪着你,随时找我倾诉。”
“切,谁稀罕啊。”少女满脸嫌弃地把将凑过来的人脸推开,然后拿着自己的课本推门走了出去,独留下另外一人在寝室收拾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昕和汐,虽然难以再见,但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你们在我的世界之中,并非虚拟而是真实的存在,以前会有些介意,如今却再也不会,若是身边的人是真正的朋友,即使知道也不会在意,其他的人的看法和想法……我又何必在意?照汐的话来说,就是在意那么多人的想法那自己活得多累啊,反正自己的生活是自己过,活得开心就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