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落君心(轻言)

我只想静静地躺着了……

如梦

终于完结了,在规定日期之内,考试加油啊 @寂阑语不是寂烂鱼

“夜冥不要……”
等三公主再次回到忘川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夜冥跳入忘川的身影。
忘川中怨灵众多,普通鬼魂靠近便有可能会被拖入忘川中万劫不复,即使是灵力强大的仙和鬼王,也不敢轻易跳入忘川河中,而如今夜冥却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鬼魂毅然跳入忘川之中,她已经不知不觉中一败涂地了吧。
等冥王将寂语从忘川中带出来的时候,三公主想上前去查看,然而冥王却直接无视她将人直接抱着离开。

子阑,你一定要好好的。
房间内,冥王顾不上为自己调理身体就直接给寂语输送灵力维持他的魂体,过了一夜之后寂语的魂体才重新稳定了下来,而冥王原本和常人一样的身体却虚化了几分。
在忘川之中被众多怨灵撕扯身体,子阑一定很痛……
子阑,你这次醒来之后,我一定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夜……冥王,他的魂体稳定下来了,那你也赶紧打坐调息一下身体吧。”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你。”
“出去!”
三公主看着冥王的态度,想要发作,却在看到床上紧闭着双眼的寂语的时候沉默地走了出去。

“哈哈哈,不过是个废物,还想反抗?”
“打他。”
“没爹娘要的废物。”
“……”
纷扰的声音充斥着寂语的耳膜,寂语拼命捂住耳朵,仿佛这样的话那些声音就会远离他,然而效果甚微。
“寂语啊,这些年的受苦了。”
“没。”
“来喝下这杯茶,然后我替你解掉你身上的封印,你就可以摆脱‘废物’的骂名了。”
“好。”少年模样的寂语将茶端起一饮而尽,未曾看到他身后有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少年正拍打着无形的壁垒让他别喝那杯茶。
“纯灵体质啊,终于等到他成年的这一天了。”
“有了他作为灵力转化阵的阵眼,家族就可以培养出很多天才来了。”
“……”
寂语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脚被铁链锁住了困在一个法阵中心。
“长老,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锁住我?”
“寂语啊,为家族做贡献是你的荣幸,现在只要你待在这个阵法中,就能为家族提供更多的灵力,让家族培养出更多的天才弟子,家族的成就就能更上一层楼。”
“为什么是我。”
“你是纯灵体质,可以将自己身边的斑驳灵气转化为柔和的灵气供众人吸收。”
“所以就要锁我在这里?”
“能为家族做贡献是你的荣幸。”
“什么荣幸,和我有什么关系,家族并未给过我半分恩惠,凭什么让我为了家族牺牲我自己。”
“放开我。”
“寂语你别不知好歹。”
看着长老的态度,寂语心知无法说服他们便自己尝试使用灵力挣脱锁链。
“咔嚓。”
随着寂语的挣扎,铁链发出细微的声音。
“这可是你自己不知好歹,别怪我们不知好歹了。”长老示意身边的人给寂语带上琵琶钩。
琵琶钩穿透琵琶骨带来的痛楚让寂语惨叫出声,最后痛晕了过去。
后来只是定期有人来检查寂语的状况,若他身体太过虚弱,便为他治疗一下。
“你们会遭报应的,我诅咒你们,在最繁荣昌盛的时候整个家族从云端跌入泥潭,我死后,愿永世不入轮回,化作厉鬼世世纠缠寂家后人,让寂家永世不得安宁。”
“化作厉鬼纠缠?那也要能化作厉鬼。看到你手上的灵符了吗,那可以吸收你的怨气,没了怨气你就无法化作厉鬼,你脚下的法阵除了让你成为转化灵力的阵眼外还有一个功效就是在你死后封印你所有的记忆,没了记忆和怨气,看你还怎么化作厉鬼报复寂家。”
“……”

原来,这就是我的身世吗?
“子阑。”
看到冥王,寂语想起之前在忘川中他如天神般跳入忘川中救他的样子,刚想安慰说自己没事,却被拥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之中。
“不是说了让你不要离开太远吗?”
“你知不知道我之前有多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
冥王第一句话带着训斥的语气让寂语有些生气想要推开他,要不是他自己和那什么三公主独处在房间内自己怎么可能没注意看路跑那么远,但是下一句话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让寂语的火气一下子被浇灭。
“好了,我现在不是没事嘛。”寂语回抱夜冥拍了拍他的背,见他还抱着自己不放,想了想,从他背后伸长了手学冥王平时对他那样拍了拍他的脑袋。
“冥乖。”
“……你刚叫我什么?”
“那什么三公主叫你夜冥。”
“嗯?”
“我不要和她一样叫你,以后就叫你冥,不行吗?”
“行,笨蛋。”
“你干嘛呢。”看着寂语东张西望的样子,不由有些好奇他在找什么。
“那个三公主呢?”寂语张了几次口,最后还是决定开口问出来。
“她?应该……还在外面吧?你找她干嘛?继续欣赏她的美貌吗?”
“诶?欣赏她的美貌的不该是你吗?”
“胡说八道。”
“那之前三公主来的时候你为什么让我出去?难道不是为了方便自己欣赏她的美貌?”
“咳咳。”自己会告诉他是因为他一直盯着三公主看自己不爽才让他出去的吗?不可能。
“笃笃笃。”
“进来。”听到敲门声让人进来后看到来人的时候冥王瞬间沉下了脸。
子阑这次的事肯定和她有关,不然子阑怎么可能好端端地掉入忘川。
“夜……冥王,这是这三天我回宫央求我母后给我的玉露,用来给你们凝固一下魂体。”
“子阑落入忘川,是你做的。”
“是。”是她做的,她不会推卸责任。
冥王看向寂语,无声询问他想要怎么处置三公主。
“你随意。”寂语转过头避过冥王的眼神。她是天界最受宠的三公主,他不能随意出主意处置人给冥惹麻烦,而且,她推自己下忘川后完全可以当做不知道回天界去,可她最后还是去找人来救自己了。
小东西还是太善良了。
冥王将寂语的行为归为他善良不想处置三公主,可是,伤了他的人,怎么也要付出一点代价。
想着的同时,冥王将一把幽黑的匕首掷入三公主的心脏处。
“这是你害子阑入忘川的代价。来人,将三公主送回天界,以后三公主未经本王的允许,不得踏入冥界半步。”
等人将已经晕过去的三公主带走之后,冥王揉了揉寂语的发顶。
“子阑对我的处置可还满意?”
“冥,我们还是赶紧收拾东西走吧。”
“去哪?”
“你把人家公主杀了一会人家不打上门来?我们还是赶紧逃命去吧。”
“噗,子阑你怎么这么可爱。三公主没事,只不过那伤,她不休养几个月怕是好不了了。”那把匕首是取自忘川河底的玄铁炼制而成,造成的伤口难以愈合,若是一直未曾离开人的身体,还会源源不断地吸取人的灵力和生命力,三公主修炼数百年,还不至于一下子死了,回去的时候自有人帮她拔掉匕首,顶多多受些罪。
“……”

寂语醒来之后和冥王一直相处融洽,据冥界的鬼差的话来说就是,一眼看出就能看到冥王大人和未来的冥后身边冒出来的粉红色泡泡,那两人所在的地方自成一片天地,再融不进去第三人,所以每次去汇报事情的时候鬼差都是快速说完等冥王下决断后又快速离开。
诶?不对,我为什么要叫那个叫做寂语的新鬼魂做冥后?那明明是个男的。
鬼差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虽然寂语和冥王一直相处融洽,但寂语还是没有将自己恢复记忆的事告诉冥王,因为他始终记得冥王说的是自己恢复记忆之前待在他身边,若是他知道自己恢复了记忆,是不是就会送自己去投胎了?他不想离开冥的身边,报仇的事……之后再说吧。
“子阑,又在想什么呢?”虽然子阑最近很乖一直在自己身边,但总是时不时发呆,估计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冥,我在想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怎么认识的啊,鬼节的时候我跟着众多鬼魂一起去人间,然后小小的你不注意看路撞在我身上,抬头看到我的时候直接看呆了。”
“然后呢?”
“然后你说:‘美人,你嫁给我好不好?不然我嫁给你也行啊’。”
“不,不可能。”寂语满脸通红地拒绝这话是自己说的。
“怎么不可能?你又不记得。”
“反正就是不可能,我不可能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那话。”
“不是第一次啊,是每年的鬼节你都跑到第一次见到我的地方那里等我,然后一起去逛鬼节,久了之后你就说了。”
“……”
“怎么?还是不信?”
“嗯……那你怎么回答的?”
“你说完就跑了。”
听到这话,寂语直接躺床上背对着冥王拉过被子把自己全部盖住。
怎么能问了之后就跑了呢?怎么也要等他回答之后再跑啊。
“又怎么了?”冥王好笑地将人从被窝里掏出来。
诶?有了,试探一下。
“冥,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没有。”
“那你想不想要个冥后?”
“你要给我介绍吗?”
“对啊。”
“介绍谁?”要说别人的话看自己怎么处置他。
“我啊,你看我这么可爱,能……能……反正一大堆好处,你要不要?”
“噗,有你这么推销自己的吗?”
“那你要不要,不要我立刻就走。”
“要要要,子阑这么可爱,肯定要啊。”
确定了关系之后没多久,冥界办了一场轰动三界的婚礼,轰动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那婚礼的豪华程度,二是那和冥王结婚的对象是个男子,而天界的三公主听到消息的时候只是笑了下,并未有任何反应,这样原本想着看戏的人败兴而归。

冥界。
“冥,我们成为夫夫了那我就可以一直留在这里了吧?”
“嗯,不然你还想去哪里?我陪你去。”
“我恢复记忆了。”
“嗯。”
“然后我要去报仇,你陪我去。”
“好。”
“你当冥王还随意杀生是不是不太好?”
“宝贝担心的话就宝贝自己动手好了,我看着。”
“……”自从结婚后冥王就动不动各种撩自己,自己能怎么办?不是没试过反撩回去,而是反撩的代价……太大了……
再次回到寂家,看到寂家一片繁荣的景象,寂语眼中的冷意几欲化冰,背后一人将他拥入怀中,温暖的怀抱化去了他周身的冰寒。
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寂语化作索命的厉鬼,将寂家所有人尽数斩杀,鲜血溅到寂语身上,让寂语看起来多了几分狼狈,同时周身的血也让寂语看起来有些恐怖,但寂语的样子落在冥王的眼中,冥王只剩下了满满的心疼。
他的小东西,到底受了多大的罪恨意才会这么大啊。
寂语杀完人后朝着冥王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去,在发现自己的模样的时候又在原地站住。
“没事了,都过去了。”看到寂语停下,冥王便主动走了过去,替人温柔地擦去脸上沾上的血迹后揉了揉人的发顶将人揽入怀中安慰。
寂语双手紧紧抱着冥王,将脸埋在冥王的颈项处低声哭泣。
小时候被人欺负被人打寂语未曾哭泣,后来长大后被囚禁穿琵琶骨也未曾哭过,如今看到冥王心疼的眼神和听到他说的话,却再也禁不止哭泣,以往受的所有委屈和痛苦一瞬间全部席卷而来。
那是寂语第一次那么放肆地哭泣,然后便是哭太久累了便直接在冥王怀中睡着了,自此,寂语在冥王这里又多了个“小哭包”的外号。

过了很久之后,寂语突然想起一件事。
“冥,你说我们以前认识不会是骗我的吧?”
“没骗你啊。”
“那为什么我的封印解了恢复了寂家的记忆却没有关于你的记忆?”
“可能是你掉忘川的时候被消除了,宝贝这是想要记住和我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吗?”
“……只是觉得,光你记得我我却不记得你不太好。”
“无论你有没有和我一起的记忆,只要你永远记得我爱你就好了。”
“嗯,冥我也爱你。”
“诶?子阑刚刚说什么了?”
“没听到就算了。”寂语直接从书架上抽一本书在冥王不远处坐下看了起来,没再搭理冥王的骚扰。
冥王静静看着不远处安静看书的寂语,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回给他一个温柔的笑容。
子阑,你我相识,岂止今生?几世的辗转轮回,换来和你今生的相守,即使我在冥界等待再长的时间也是值得的。
我爱你,永生永世,永远不变。

评论(15)

热度(12)

  1. 语阑寂今天产粮了嘛倾落君心(轻言) 转载了此文字
    哦哦哦哦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