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陌轻言

我只想静静地躺着了……

忘记想了……

原本只是想着一篇很短很短的文,却不知不觉写了这么长还没完😂  感谢 @寂烂鱼【寂阑语了解一下】 提供的脑洞,这个就算上篇了,下篇睡醒再继续码

“报告冥王,有一个鬼魂查不到来处和在世的记忆,所以不知道如何安排。”
“哦?带上来看看。”
鬼差将没了记忆的鬼魂带到了冥王的面前。
“原来是你啊。”冥王看到鬼魂的时候愣了下,随即露出温柔的笑容。
而此时此刻,没了记忆的鬼魂已经沉浸在冥王的美貌中不可自拔。
好……好漂亮啊,这是谁?神仙?
“子阑,你还是没变啊。”冥王大人宠溺地摸了摸鬼魂的发顶。
“诶?美人你认识我?”意识到自己对美人的称呼的鬼魂立即拿手将自己的嘴巴捂住。
直接叫人家美人,他听着不会生气吧?
这么想着的同时偷瞄了“美人”一眼,结果又被“美人”唇边的笑容给捕获了。
“认识啊,姓寂名语,字子阑嘛,不是你说的吗?”
“既然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那,那你也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噗,明明是子阑你自己忘记了。好吧,在告诉你一次,这回可不能忘了啊,我叫夜冥,记住了。”说着,冥王摸着寂语发顶的手加了几分力度改为揉。
“好了,这人本王认识,你下去吧。”冥王挥挥手让一直被忽略的鬼差退了下去。
“子阑,你对生前的记忆还记得多少?”
“没印象。”
“那你先跟在我身边吧,等你找回记忆再说。”
“好啊好啊。”听到能跟在美人夜冥的身边,寂语就差没崩起来,若是没了记忆就能待在美人夜冥身边的话,寂语愿意一直没有记忆。

自从寂语来到冥界,冥界常见的景象便是伟大的冥王大人经常带着一个有些呆萌的小鬼魂在冥界处理事务,说寂语呆萌是因为……他闲着没事视野转了一圈看了看周围的景象后视线会回到夜冥身上,然后便又开始沉浸在夜冥的美色中不可自拔,而夜冥看到后通常只会温柔宠溺地笑一下然后继续处理事务。
  在寂语又一次沉浸于美色之中的时候,冥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夜冥。”一名紫衣女子未经通报直接出现在了冥王的办公之处。
随着声音的响起,寂语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一身紫衣的绝色美人让寂语稍微晃了下眼。
美人很美,却不知为何,寂语看到她的时候却没有了对美人欣赏的心情,只觉得心里稍微有些堵。
“子阑,子阑。”夜冥连叫了两声才让失神的寂语回过了神,“你先出去,别走太远。”
“嗯。”寂语声音有些闷闷的,转身走出去的时候不自觉地将门重重合上。
“夜冥,你从哪里找的小鬼?这么没礼貌。”
“轮不到你说教,找本王何事。”
“那个……父皇说要将我指婚给你,所以……”
“本王未曾同意,还有,请三公主唤本王为冥王,直呼本王姓名,有失三公主的礼数。”
“你!放肆。”三公主有些被夜冥冷漠的态度激怒。
自己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就遇到夜冥,多年来凭着对他的一点点了解慢慢渗入他的生活,成为冥王身边唯一一个经常出现的女性,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成为冥后,如今却被他用这冷漠的态度拒绝了,难道上百年来自己在他身边为他做的诸多事都换不来他的一丝柔情吗?
“三公主,本王事务繁忙,若是无事便请离开吧。”
三公主凭着对冥王的了解,知道再待下去恐怕会更难看,便转身离开了。

回到寂语这边。
寂语打开门出去后就低着头往前走,越走越气愤和难过。
有了绝色美人就把我赶出来了,重色轻友。
夜冥和那美女在房间里干嘛呢?在说什么?
夜冥不会真的有了美女就忘记我了吧?会不会把我送走?
……
“那个三公主又来了,你们说她以后会不会成为我们的冥后?”
“听说玉帝打算将三公主指婚给冥王大人。”
“那就是说不久之后三公主就会成为我们的冥后咯。”
“……”
细碎的话语落入寂语的耳中,寂语捂住了耳朵加快了步伐往前走。
不想听。
一路低头往前走的寂语未曾注意到自己前行的方向,待注意看时,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火红的花海,花海中间是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河。
好美。

三公主从冥王办公的地方离开之后就来到了忘川河畔,据说用忘川河畔的彼岸花和忘川和水再加忘忧草可以让人忘情,三公主此次来冥界是想试探冥王的态度,若是不成便来取彼岸花和忘川河水,这数百年的相思她受够了。
未来得及取忘川河水和彼岸花,三公主便看到了站在忘川河边看着彼岸花愣神的寂语。
这是,刚刚的那个小鬼?他不知道忘川河不能轻易靠近的吗?
三公主走了过去,刚想拍下他肩膀让他离开,忽然之间想起刚来到这里时看到冥王看着他的宠溺眼神。
“杀了他,夜冥就是你的了。”一个蛊惑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三公主的手往寂语背后轻轻一推,寂语便直接落入了忘川河中。
“救命,救……救命。”突然落入忘川的寂语被众多怨灵直接缠上,无法脱身。
而此时,三公主被寂语的呼救声拉回了心神。
怎么办?夜冥知道了会杀了我的,逃。
三公主往前飞出了一小段路,回头看了眼还在忘川中苦苦挣扎的寂语,咬牙挣扎了下,还是转身往冥王的办公处飞去了。
“夜……夜冥,他掉入忘川里了。”三公主打开门不顾自己的仪容直接开口告诉夜冥寂语落入忘川的事,三公主刚想解释“他”是谁的时候,冥王已经越过她飞了出去。
三公主只说了个“他”字而冥王却奇异地猜到了是谁,刚三公主离开后不久他就隐隐有种心慌的感觉,却不知缘由,只让人出去找了寂语,如今听到三公主说的话,直觉告诉他那人是他的子阑,可是又从内心深处希望不是他,他的身体比思想更快一步地往忘川的方向飞去。

评论(6)

热度(16)

  1. 语阑寂今天产粮了嘛如陌轻言 转载了此文字
    想了想还是想转发爆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