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陌轻言

我只想静静地躺着了……

错爱


最开始,只是庆幸认识这么个人,让自己平淡无奇的生活多了几分乐趣,到底从什么时候起,这份感情开始变了质……
“伊伊,早安。”
“月月早安。”
不知何时起,每天的问安已如吃饭般成了每天的日常。
以前冰月还觉得这是她们关系好的象征,可是现在……每日的问安,冰月在开心的同时也异常痛苦。
“月月,你怎么了?”
“没事。”冰月无视肖晓依想要从她身边离开。
“月月……”肖晓月拉住颜冰月的手。
颜冰月最近总是早出晚归,明显不对劲,而且她又没有男朋友。
冰月被拉住的瞬间便是挣脱她的手。
“月月,是我做错了什么了吗?你说,我改。”
“没有,错的不是你,是我错了。伊伊,别问了,好吗?”
果然……还是她做错了什么吧?
晓伊在冰月离开后愣愣地看着自己空掉的手。

对的时间,错的人。
颜冰月自从知道自己喜欢上晓伊开始,便慢慢地开始躲着她,她们,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她的呢?或许是晓伊和她爱人分手后她将她从楼上拉下来的时候发现的吧。冰月想。
一年前,晓伊满心欢喜地告诉冰月她有了个男朋友的时候,冰月虽然心里有些堵,但还是由衷地祝福着晓伊的,那时候,她也并未觉得有什么,只是觉得,有个人照顾晓伊也不错。
之后,晓伊便时不时外出同男朋友去约会,每天会寝室时都是一脸的甜蜜,冰月也见过几次晓伊的男友,那人确实对晓伊很好。
一个月后,有个对外交流活动老师想要冰月去,冰月犹豫了下,想着晓伊有人照顾,便答应了。
然而三个月后,当冰月从外地交流学习,见到的却是满脸憔悴的晓伊。
看着那样的晓伊,冰月想要安慰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默默地抱着她,希望能给她带来些许的温暖,然而晓伊却从始至终像个木头人一般,无论冰月做什么、说什么,她都不回答、不回应。
第二天,冰月找到了晓伊的男朋友,当着众多人的面给了他一巴掌,他没挣扎,冰月再想打的时候是另外一个男生拦住了她。
“快来人啊,有人想要跳楼了。”
听到同学喊话的冰月心里慌了下。
“冰月,你怎么在这,晓伊……呼……晓伊在楼上……”
冰月听到这话,赶紧往寝室楼跑去,等不到电梯,便直接从楼梯跑上去。
“伊伊……”
听到声音晓伊转过身看着满头大汗的冰月,然后笑着慢慢往后移。
“伊伊,你回来……”
“月月……再见……”那是晓伊自从冰月回来后和她说的第一句话,或许也是最后一句了……话落的同时晓伊纵身往楼下跳去。
“不要……”冰月在晓伊动的时候便跑了过去,未能将人拉住便与人一同往下坠去了。
救她。
这是冰月意识消失前最后的念头。

再次醒来的时候,冰月看到的是一片雪白的世界,记忆回笼,便挣扎着起来寻找晓伊的身影。
“伊伊,伊伊呢?”
“雪晴,伊伊呢?”冰月看到床边熟悉的身影,赶紧拉住询问晓伊的下落。
“颜冰月,你够了,在想着肖晓伊的时候还不如想想你自己。”颜雪晴直接拉开冰月的手。
“你不说我自己去找。”冰月见雪晴不回答自己便要起床自己去找晓伊。
“她没事,在隔壁病房。颜冰月,你就不能多关心关心自己吗?你这样做我怎么和家里人交代。”雪晴直接将人按回病床上。
“对不起……雪晴,你让我去看看伊伊吧,我不放心……”
“不放心?跳下来的时候你自己直接把她抱怀里挡去了所有的冲击,你都没事她怎么会有事,你还不放心什么。”
那天,刚好有一个班级的同学在附近练跳高,听到有人要跳楼,众多同学便跑去搬来了练跳高的气垫,所以冰月和晓伊跳下来的时候正好落在气垫上,晓伊和冰月是在落地时的冲击力晕了过去。
“乖乖在这里呆着,我去给爸妈打个电话报平安。”
看着雪晴离开,冰月慢慢起来找到了晓伊的病房走了进去。
“伊伊……”
冰月看着床上躺着的人,想起看到晓伊跳下去时的恐慌,那一瞬间,仿佛心脏都停止跳动了。
伊伊……还好……你没事……
冰月紧紧地拽着晓伊的手,将心间的惶恐一点点抚平。
“唔……”
“伊伊,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月月……”晓伊看着坐在床边的冰月,想起跳下的那一刻她将自己抱在怀里调转方向的样子,泪水慢慢自眼角溢出。
“怎么了,伊伊你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月月,你怎么那么傻……”晓伊拉住冰月摇了摇头。
她为那人跳楼,那人未曾出现,而月月却同她一起跳了。

出院后,冰月一直陪在晓伊身边,生怕一个不注意晓伊又会寻短见,然而晓伊却是慢慢恢复了往常活泼开朗的样子,只是偶尔看着窗外会发下呆。
冰月看着坐在临窗位置看书的晓伊,看着手机中的一条信息,犹豫了下,还是出去了。
拖了那么久,未算的帐……也该算了……
咖啡厅。
“冰月,晓伊……她还好吗?”
“上官凌云,你配问伊伊的事吗。”
“说吧,找我出来是想好怎么跟我解释了吗。”冰月冷冷地看着上官凌云,似是想透过他的表皮看清楚他内心的想法。
出去对外交流之前,冰月也找过上官凌云,那时候他谈起伊伊时眉眼间满是温柔的笑意,她才会放心离开,可是当她三个月后回来时看到的又是什么。
“伊伊为了你,差点就香消玉殒,可是在住院期间,你却未曾去看过一眼,现在还好意思向我问伊伊的情况?”
“冰月……我怕我去了,晓伊会更加难过,何况,只要你在她身边,她便能很快走出来……”
“你什么意思。”
“……”
从咖啡厅出来,冰月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晓伊和我交往,是因为她无意间将我当成了你,而冰月,你也是喜欢晓伊的吧……”
“你胡说什么。”
“你们欺骗了自己,但是你们看对方的眼神骗不了我。”
“够了,上官凌云,你甩了伊伊就算了,居然还在这里毁伊伊的名声,是我和伊伊看错了你,以后,别让我看到你。”
冰月走在路上,脑海中回响的全是刚刚和上官凌云的对话。
她否认了上官凌云的话,可是心中却有些慌乱的感觉。
喜欢吗?我喜欢……伊伊?


“月月,你刚去哪里了?月月?”晓伊看着心不在焉的冰月,伸手在她眼前摇晃了下。
伸手将眼前摇晃的手拉下,冰月满脸无奈地看着晓伊。
“刚刚……上官凌云找我出去了。”冰月小心地看着晓伊,看到她表情没什么变化后才松了口气。
“伊伊,一直没问,为什么……”
“为什么会分手?凌云……和我交往是因为我长得有点像闫宇……”
“???”
“闫宇是他前男友,他们因为家长知道了他们的事才被迫分开,然后他便遇到了我……呵,月月,你说可笑吗?凌云他自己明明是同性恋却因为我长得像就选择和我在一起,那我的付出又变成了什么。”
“伊伊……”冰月想要安慰晓伊,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静静地抱着她。
晓伊回抱着冰月,泪水无声地落下。
她自从发现凌云和闫宇的事情没有哭,说分手的时候也没有哭……此时面对冰月温柔的怀抱,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
也只有冰月这里,才能让晓伊放下所有假装的坚强了。


接下来的日子,冰月和晓伊的日子回到了以前的模式,然而还是有些不一样了的,不一样了的是,冰月蠢蠢欲动地心。
冰月自从上官凌云点破她的心思后,面对晓伊时便有些躲闪,但是她知道,她两不可能在一起,因为社会的舆论和她们的家里人会反对,所以就算冰月确定了自己的心,也从未想过要表白。
她没有为了晓伊对抗全世界的能力,便将自己已经乱了的心慢慢压下,同时减少了和晓伊的接触。
这样,应该慢慢的就能淡化自己的感情了吧。冰月想。
可是感情一事,岂是远离便能淡化的?
所以,慢慢远离晓伊的冰月,非但没有因为远离而淡化那份感情,反而是因为这样而越加想念。

酒吧。
冰月坐在吧台前,轻轻摇晃手中的酒杯,似是想起什么,突然就笑了,然而那笑容没维持够三秒,冰月回过神后懊恼得皱眉,随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看着琳琅满目的酒,冰月还想喝,但是不可以,已经很晚了,如果再满身酒气地回去,伊伊……会担心的……
寝室。
冰月打开寝室的门,看着已经熟睡的晓伊,脚步不自觉地朝她的方向移去,走到一半便停下转身走回自己的床位躺下。
伊伊,我该怎么办才好?我要怎么做……才能忘记?
冰月在床上渐渐睡去,所以并未看到晓伊从床上坐起来,定定地往她的方向看了很久后才又躺下睡觉。

“伊伊,早安。”
“月月早安。”
每天日常的问安,在看到晓伊的时候,冰月既开心又痛苦,所以她选择了远离。
“月月,你怎么了?”
“没事。”
“月月……”
“月月,是我做错了什么了吗?你说,我改。”
“没有,错的不是你,是我错了。伊伊,别问了,好吗?”
不是你错了,而是我错了,错在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伊伊,对不起……


“冰月,晚上的妈妈的生日聚会,别忘了。”
“知道了。”
伊伊,我晚上不回寝室了,我回去参加我妈的生日聚会,直接在家中睡觉。
冰月编辑好短信,确认过没什么错误的时候才发了出去。

颜家。
原本冷清的家因为聚会的缘由变得热闹起来。
冰月在二楼看着楼下众多衣着华丽的人相谈甚欢,莫名想起一张有着温柔笑容的脸,苦笑了下。
“冰月,你怎么了。”
“雪晴?你怎么不下去玩?”
“看你这样子我怎么可能放心一个人下去玩。”
冰月默默看着雪晴,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不说?那我猜了。你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不敢表白。”
“……”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好歹我们也是双生子,就算平时关系不怎么样,但是这点感应还是能感觉得到的好吗。”
“错了。”
“不可能。”
“不是不敢表白,而是……不能表白。”
“不能表白?是晓伊?”
果然瞒不过雪晴,所以说有时候这个双生感应还真是麻烦。
“嗯……”
“哦,我还以为经过跳楼事件你已经表白了呢。”
“……”
“说说呗,怎么说我也是你姐姐,可以帮你分担一下痛苦哦。”
“不说,痛苦的就只是我一个人而已,说了,痛苦的人就多了伊伊一个,既然我们最后不可能在一起,那我又何必给她短暂的快乐时光后再让她坠入痛苦的深渊,我舍不得……”
“冰月,你又怎么知道晓伊知道的话会痛苦?说不定她会高兴呢?”
“雪晴,从知道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了放弃,这份感情不会有结果,所以,就这样吧,或许大学毕业后再过几年,我就能忘记了呢。”
“那你这段时间是在试着放弃吧?你觉得效果怎么样?”
“……”
“既然没有效果,为什么不争取一下呢?”
“……雪晴,你这是怂恿我出柜吧?”
“咳咳,怎么可能……”
“爸妈知道了会打断你的腿的。”
“你以为谁都像你啊,知道了撒个娇就好了。”
“懒得和你说,我下去了。”
“缩头乌龟。”雪晴看着冰月远去的背影,轻声骂了句。
“既然这样,那就让姐姐我帮帮你好了。”雪晴走进冰月的房间,拿起她床头柜的手机找到了晓伊的号码开始编辑信息。
晓伊,我喜欢你。
不对。雪晴看着信息想了想,最后改为了“伊伊,对不起,我喜欢你。”看着没什么问题后直接发送,然后利落地将记录删除。

或许是因为今晚不会寝室睡,冰月少了几分顾忌,遵从自己的心喝了一杯又一杯,最后喝醉的时候还是雪晴扶着她回了房间。
“伊伊……伊伊……”
“都这样了还想着晓伊,颜冰月,你这是入魔了吧。”雪晴看着醉酒后的冰月,不由有些许心疼。
她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冰月对什么这么执着过,而肖晓伊是冰月第一个让她这么执着的人,或许也会是唯一一个。
她是不是做错了?雪晴想。
以前偶然间见到冰月和晓伊相处的样子的时候,就隐约觉得可能会发生什么,但是那时候雪晴第一次见到冰月对一个人上心,想着有了能让冰月牵挂的人也不错,便任由她们了,但是现在看到冰月这个样子,她莫名觉得,或许那时候就该让冰月远离晓伊。但现在一切都迟了,冰月现在不是喜欢……而是爱得深入骨髓了吧?


第二天冰月回到寝室的时候,看到晓伊坐在床上,一夜没睡的样子。
“伊伊。”
“月月。”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静默。
“月月,我先说吧。月月这段时间天天早出晚归是因为什么?”
“我……”
“是因为喜欢我?”未等冰月找到借口,晓伊直接开口说了出来。
冰月听到的一瞬间心中很是慌乱。
“月月,你不说、不问,又怎么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伊伊……”
晓伊拉过冰月,将人余下的话尽数堵在口中。
“我叫肖晓伊,往后,请多指教。”晓伊拂过冰月的脸,看着她愣神的样子不由自主地笑了。
冰月在晓伊吻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清楚了她的选择。
谢谢你,伊伊,即使知道这样做引来的后果仍旧愿意待在我身边。
“我叫颜冰月,往后请多指教。”
两人相视而笑,一如最初见面的时候。
我叫颜冰月,往后请多多指教。
我叫肖晓伊,往后请多指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