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陌轻言

我只想静静地躺着了……

【番外】突然冒出来的“师娘”

【私聊】倾歌:素衣,有空吗?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师父居然主动找我聊天了。刚上线就看到自家师父的私聊的素衣有些惊讶。

【私聊】我:有啊师父

【私聊】倾歌:进队伍,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私聊】我:好啊

于是素衣火速地申请了队伍,没多久之后队长便同意了。

素衣以为队长会是师父,却不料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

他应该就是师父说的介绍的人了吧?

素衣点了跟随来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青丘。

不过……来到自家师父身边之后,素衣顿时有些后悔了,这人……是自家那娴雅安静的师父吗?

只见一个一身蓝衣的倾歌在一个一身蓝衣的男玩家面前跑来跑去的,还拿东西骚扰不时他。

这严重ooc了吧?

【队伍】我:师父……你在干嘛……

【队伍】倾歌:素衣来了啊,来,快叫师娘

师父什么时候结情缘了?素衣点开倾歌的家谱来看,上面依然空白一片,只有自己这个徒弟挂在家谱上。

【队伍】我:???

【队伍】少君顷酒:嗯?师娘?

【队伍】倾歌:不行吗?不然叫师公?师公好难听的

【队伍】少君顷酒:不叫不是更好

【队伍】倾歌:玖玖你不爱我了QAQ

【队伍】少君顷酒:……正常点

【队伍】倾歌:(委屈.jpg)

素衣看着队伍里的信息,全程感觉插不进去……不过,能让自己那性子淡的师父变成这样的,估计也就这一个了吧。

【队伍】少君顷酒:素衣你好,我是你师父未来的情缘

【队伍】我:师娘好,师娘好

【队伍】少君顷酒:……叫我顷酒就好。

【队伍】我:好的,顷酒师娘。

【队伍】倾歌:(拇指.jpg)

【队伍】少君顷酒:……

【队伍】倾歌:图图啊,你师娘可是操作大神,你没事可以找她多多请教,她懂得可多了。

看着自家师父的话,素衣仿佛感觉到了师父语气中满满的自豪。不过……师父,你敢把字打对去吗……酒酒变玖玖,他变她,要不是自己知道自家倾歌师父日常打错别字妥妥的就要误会了。

接下来的时间,素衣全程看着自家倾歌师父和顷酒师娘在青丘互动秀恩爱,大多事时候是倾歌师父跑去骚扰顷酒师娘,然后顷酒师娘满脸嫌弃地看着她,然后又无奈地陪着她一起玩闹。

看着师父师娘的相处模式,素衣隐隐地有些羡慕,同时献上了诚挚的祝福。

【私聊】少君顷酒:谢谢

【私聊】我:???

【私聊】少君顷酒:这段时间你一直陪着她

【私聊】我:没有陪不陪的说法啦,只是缠着师父让她教我而已

【私聊】我:师父她懂很多东西

【私聊】我:理论知识……

想了想自家师父的手残,素衣默默将“理论知识”四个字补上去。

【私聊】少君顷酒:噗

【私聊】少君顷酒:游戏上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包括理论知识。

【私聊】我:…师父她的理论知识不会是师娘你教的吧

【私聊】少君顷酒:大部分吧

【私聊】我:大神,求抱大腿

【私聊】少君顷酒:你抱你师父的大腿就好了

【私聊】我:???

【私聊】我:!!!好的,我一定抱紧师父的大腿!

莫名被喂了一口狗粮的素衣有点淡淡的挫败感,忽然之间好想找情缘,找到之后也使劲秀恩爱,把自己被师父师娘喂的狗粮全撒出去。

我用事实证明了,flag只会是flag……

简介

到底什么是爱?日常思念想要无时无刻地待在对方身边?是不顾对方的意愿一味地禁锢强制入驻对方身边只为了对方会一直看到自己?还是自以为是地为了对方好放手然后默默在一边看着对方?还是相守、相伴、还有相互付出?
“爱”这个词,我向来不懂,我只是想要尽我所能,给你我所能给的最好,如果太过沉重成为了你的负担,那我说声对不起,但是不会收回,因为早已习惯,蓦然抽除的话……会痛不欲生,所以……我不会走!

忽然对“守护”一词有了新的理解。
一直以为,想要守护一个人,就是安静地陪在对方身边,为对方挡去所有来自外界的纷扰,但有时候,适当地放手会让对方更好的成长……如果一味地在对方身边干扰对方的很多事,那到底是守护还是一种另类的禁锢?(好像又日常偏题了)

情人节

确定是小甜饼,是两人情人节互相表白的故事,有ooc勿怪,希望大家会喜欢。
七夕这个特殊节日,用来表白和求婚成功的几率都会大大提升,所以很多人都很用心地准备了礼物,准备给自己所爱之人一个惊喜。
此刻,赵云澜站在花店前踌躇不前,想买花又不知道要买什么花,他会喜欢什么花呢?
“先生,你是要买花送女朋友吗?这几种花很多女孩子都很喜欢哦。”店员看着面对一堆玫瑰犹豫不决的赵云澜,向前耐心地解释了各种玫瑰花的含义。
“我是要送我喜欢的人,用来表白。”
“哦,那这蓝色妖姬很适合总来表白,是纯洁、真挚的爱,用这个来送给对方,对方一定喜欢的。”
“嗯,那就要这个吧。”
赵云澜根据店员的推荐,选了十二支蓝色妖姬包扎成花束,店员贴心地为他加了一些满天星作为点缀。

8月17日,原本赵云澜约沈巍出去的日子到了,赵云澜兴致匆匆地跑到了约定好的地点,快到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和沈巍约好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正好可以表白后一起去吃午饭,为什么这么确定会一起?简单,同意表白的话肯定一起吃午饭啊,拒绝的话一起吃个告别饭,沈巍那人的性格肯定会答应的。吃完就离开?不可能,吃完之后肯定是光明正大地追啊,他都知道了还暗恋干嘛,直接明恋就好了。

原本赵云澜以为自己来这么早,肯定要自己一个人无聊地待到中午了,没想到沈巍早就等在了那里。
“沈巍。”赵云澜叫了沈巍一声,然后快速将手中的花藏到背后。远远看去,沈巍貌似也慌慌张张地将什么东西藏到了背后。
“沈巍,你刚藏了什么东西?”赵云澜转个身往沈巍身后看去,不料沈巍后退几步侧了下身就挡住了他的视线。
“没,没什么,你找我什么事?”沈巍面上不显耳朵却有些泛红。
“有,当然有,很重要的事,沈巍你可一定要帮我。”
“好。”
“我喜欢了一个人很久了,今天是七夕嘛,所以我想要表白。”
听着赵云澜的话,沈巍眼神有些暗淡,他想到了经常找赵云澜聊天的祝红,祝红那么漂亮,赵云澜喜欢的是他吧……
“沈巍,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赵云澜突然间一改嬉皮笑脸的模样郑重地开口,将一束蓝色妖姬花束递到沈巍面前。
看着突然递到眼前的蓝色妖姬,有些震惊地抬头看向赵云澜。
“你……”沈巍有些颤抖地开口。
“所以你要不要答应?”
“嗯,我也喜欢你。”沈巍将藏在背后的蓝色妖姬拿到胸前,看着赵云澜的眼神中是化不开的柔情。
沈巍送赵云澜的蓝色妖姬也是十二朵,包装不同,主花和数量却相同。
十二朵蓝色妖姬,对你的爱与日俱增。

@寂衣

看了最新一话后脑补的杨敬华的独白

看着那个如天神般的男子被众人这般对待,心里像被压了一块石头般喘不过气来,我想为他做什么,却什么也无法为他做,看着他已经满身伤痕却还不忘护着自己,心中感动之余随之而来的便是深深的无力感,如今我拥有了力量,却还是无法帮到他吗?有时候,真的很想将那些咄咄逼人的家伙斩于剑下,看看其他人还敢不敢这么欺负端木,可是我不能……因为那样只会给端木添加更多的麻烦……
给端木上家法的时候,好想护在他身后替他承受家法,可是我最终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也不能做,因为不能让端木之前做的所有努力都白费。
最后司徒家抽了端木一鞭子,我终于忍无可忍地跑了过去,看着他虚弱的样子,我抱着他的双手都在颤抖。够了,我不要再忍了,端木熙是我杨敬华要护着的人,谁想动他,便先让我魂飞魄散,我杨敬华只要一息尚存,便护端木熙到底!

斯人已逝

@寂夜无阑语 的沙雕梗写出来的,一直拖拖拉拉到了现在才写完,别嫌弃啊

单调的房间内,一个蓝色长发的青年沉默地挥动笔尖在画纸上留下由黑灰白三色组成的画像。
随着笔尖的转动,一个线条略有些冷硬的青年跃然于纸上。
看着纸上熟悉的容颜,杨敬华执笔的手不自觉地握紧。
“骗子。”杨敬华用笔从空白处一划而下,在画笔即将画到纸上的人时却顿了一下停住了。
“端木,你说过于我共存亡的,为什么最后却留下了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尘世间,你怎么那么狠心……”画笔掉落,杨敬华指尖停留在画中人的脸颊上,仿佛那不是画,而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看着他的目光温柔却又痛苦。
“杨敬华,你又躲在这里画画了。”
“秦诗瑶,我好想他。”杨敬华看着画像,轻轻说出这几个字。
推门进来的秦诗瑶听到杨敬华的话,一时陷入了沉默,想要安慰的话语,在那仿佛风一吹就会碎掉的话前不知怎么说出口。
“敬华,我们回去吧,他也不希望你变成现在这样子。”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和他相关的记忆现在越来越模糊,我想,趁我还记得,将这些事全部记下来。”
“唉~”秦诗瑶看着杨敬华的样子悠悠地叹了口气。

时间回到三个月前,端木熙在最后一场祭祀中为杨敬华用了固魂阵法,却也因此而身消魂散,甚至没来得及最后看杨敬华一眼。
眼睁睁看着端木熙在自己眼前死去,杨敬华当场便要入魔,却被端木熙的师父和一众灵力持有者联手打晕了过去。
或许所发生的事情太令人难以接受,人便会选择性忘记那件事。
再次醒来的杨敬华记得所有人和所有事,却独独忘记了端木早已不在人世的事实。
杨敬华醒来后如往常一般日复一日地寻找端木熙的身影,找不到便想各种理由说端木熙去忙其他事了不在。
后来被秦诗瑶残酷地打碎他虚假的梦境之后,便慢慢的沉淀了心性,却发现自己关于端木熙的记忆正慢慢褪去,于是他重新执起多年未碰的画笔,将自己与那人的所有记忆一笔一画地画了下来发到了网上。
在网络上,网友粉丝以为那是杨敬华的脑洞大画出了那么精彩的故事,而事实却是里面所有发生的事,全是自己与那人的记忆,是世人所不能接触到的另一个世界中的阳冥司和其影灵的故事。
杨敬华重新执起画笔,在纸上继续画自己脑海中残存的记忆画面。
画中。
“端木端木,快看我给你写的符……”杨敬华拿着符纸兴致冲冲地跑进了一个房间,看到满屋的寂静后拍了下脑袋自言自语地出去了,“哎呀,怎么又忘记了,端木去出差了。”
“哎呀又死了,欺负我一个人吗?端木快来和我一起虐死他们。”杨敬华回头看向空无一人的桌椅,然后又转回了头继续游戏,“端木又跑哪里去了,算了,就算哥只有一个人也照样能虐的三百回合。”
“端木,我要吃薯片,听到了没?”
“端木,我要呆发霉了,你什么时候再带我出去玩。”
“端木……”
目睹了杨敬华长达两个月的秦诗瑶终于看不下去了。
“杨敬华你够了,端木熙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杨敬华心中有些慌乱转身就要离开。
“我说,端木熙已经死了,两个月前就死了。”秦诗瑶拉住杨敬华阻止了他的逃离。
“走,你跟我过来。”秦诗瑶将人拖上车,硬是将人拖到了墓碑前才松开了手。
秦诗瑶松开手后杨敬华下意识地就想逃离。
“你恨端木所以他死后都不愿来看他一眼吗?”秦诗瑶站在墓碑旁说。
“没有……”杨敬华转身就要辩解。
“你果然想起来了。”
“秦诗瑶,为什么,你明明知道失去所爱之人的痛苦,为什么要叫醒我,就让我忘记不好吗?”
秦诗瑶看着低头站在墓碑前的杨敬华,突然怀疑自己让他从虚假的记忆中醒过来是个错误。
“敬华,他绝不会想要看到你这样。”秦诗瑶最终叹了口气离开了墓园。
杨敬华慢慢走到墓碑前坐下,墓碑上单调地刻着“熙之墓”三个字,没有任何关于此人的一生的评语。
“端木……我好想你……”简单的几个字,杨敬华说出口之后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轻轻靠在墓碑边上闭上了双眼,和以前百无聊赖时靠在那人的肩膀上的模样一样。

自那天过后,杨敬华仿佛变了一个人,他越来越安静,在任何地方都是安安静静地坐着,偶尔会发一下呆。
……
现实中,杨敬华将画好的画上传,打了个电话给编辑后回了房间躺下睡觉。

网络上,杨敬华化名为“等待的灵”发的《我的阳冥司》的评论区一片热闹。
“哇,完结了,可是还是好舍不得。”
“心疼杨敬华,不过好在端木熙后来回来了。”
“里面说阳冥司死后什么都不会留下,那最后一篇端木熙突然回来了不觉得很奇怪吗?”
“……”
秦诗瑶刷着《我的阳冥司》的评论区,看到那条评论后点开了漫画最后一篇看了起来。

又一年过去了,端木熙生日这天,杨敬华拿着一个自己做的蛋糕来到墓碑处。
“端木,你看我对你好吧,又为你做了蛋糕,特意加多了些糖哦。你以前过个生日还要躲躲藏藏的,现在终于能光明正大地过了。”
杨敬华坐在墓碑前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最近身边发生的趣事。
一阵风吹过,他似有所感地转头看去,只见逆光走来一个人,那人身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长裤,头发也是利落的银色短发。
许是逆光一直看着来人,杨敬华眼中不自觉地溢出了泪水。
“你回来了。”杨敬华站起身,对着来人笑了下。
“嗯,我回来了。”端木熙在杨敬华不远处站立,静静地看着那个让自己爱入骨髓中的人。
“回来就好。”杨敬华扑进端木怀中,在他耳边轻轻落下这几个字。
我回来了,再也不会离开了。
最后一个画面,是从端木熙的视角看向蔚蓝的天空。

秦诗瑶看完《我的阳冥司》之后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杨敬华,给故事中的自己一个美好的结局,那你自己看到的时候,是会高兴还是更加痛苦?
第二天。
秦诗瑶看着不远处和往常一样没心没肺和别人交谈的杨敬华,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关于端木熙的所有记忆,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或许,这样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看了最新一话《灵契》,简直要被气死了,司徒家歪曲事实,端木家只看到端木熙用灵力伤人的事实,没一个人看到端木熙身上受的伤,连所谓的宠爱阳冥司的神也因他用灵力伤人降下天罚,这就是所谓的宠爱吗?真想灭了司徒家和所谓的神,端木家的话,不灭,直接离开就好了,没了最强阳冥司,我看端木家之后能走多远,端木熙也同样是人,凭什么付出了那么多之后得到的却只有不公平的对待?也难怪他会将杨敬华看成是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了,杨敬华值得。

吃包子的团子:

走起啊老伙计

这是依山观澜的大纲!不是新坑!!
跟她聊的时候我真的是...感觉她的文字写出来之后我的心脏都供血不足
这可能会是我俩的联文
她文笔真的超好的你们关注她✔️


不作不死的ET:



镇魂女鬼本鬼
你们找老伙计点的揣包子 没想到叭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吃包子的团子 
来!走起!